萧羽菱寒

嘴笨的要死的一只蠢货XD
常年保持一脸懵逼_(:з」∠)_

月更(?)
尸系新人写手,求不骂_(:з」∠)_

【全员向】荆棘之矛•第一章•「流放者」

•大家好( ゚∀ ゚)这里小寒(๑>؂<๑)

•鸽了五个月我终于想起来有东西要写(对不起我的错_(:з」∠)_最近掉了一个大坑,沉迷新坑无法自拔~( ̄▽ ̄~)~)

•这里通知一下,我改了一下文章名字(虽然和正文毫无关系_(:з」∠)_),原名「今生之忆」

•还有就是,前世的故事了我目前只想好了方王,喻黄,韩张,昊翔,周江,肖戴,双花这几个,伞修,楚苏,白杨和林方是想好了一部分,双鬼是没想出来,所以在这里搜集各种脑洞,请肆意的砸过来吧!~( ̄▽ ̄~)~(要虐的!)

•关于tag,我是哪一篇有哪对cp就打哪对cp的tag,如果没有就打个人的tag√如果有什么不对请提醒我,我会马上修改的_(:з」∠)_

•小学生文笔,人物尽可能不ooc

—————————————————————

我为命运之使者,
亦是一切之开端。
我形为虚无,
却牵连万物。
带着最后的希望
我诞生于命运的洪流,
却不知我的命运如何,
不去想他,
我带着那红与白交织的玫瑰,
去寻找那等价代换的天平
来一把,
尝试改变一切的冒险。
勇士,
要一起吗?

                      ——0·The Fool·正位·愚者

—————————————————————

一家酒吧门外。

“咚咚咚——”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跟着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请问有人吗?”

“有!请问您要什么?饮品还是点心?”陈果停下手里正收拾的东西,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机械钟,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竟然还有人来?

“嗯……那个……我是来问,门口贴的招人告示还有吗?我想应聘。”一个带着兜帽的男子打开了门,倚在了门框上,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

“啊……那个招人告示啊……还算数。你先进来!外面还下着大雪,小心别冻出病!”陈果有些惊讶于来者的眼力,那张告示已经是很久以前贴的了,常年的风吹雨打导致上面的字迹已经很模糊了,哪怕是身为「签令者」的自己都要很仔细的看才能看清。

“是个「签令者」么?”陈果有些好奇的想。

“谢了老板!”男子在门外用手清了清身上的雪,慢慢地走了进来,坐在了离门最近的的椅子上,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脸。并非是特别英俊的一张脸,但却让人觉得有些亲切,只是过于苍白的脸色却破坏了这份亲切,显得有些虚弱。

“不要刚应聘就套近乎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是老板?”

“我可不认为一个「签令者」会来酒吧打工。毕竟就算是等级较低的「签令者」也会有各大佣兵团建立的组织来招募。哪怕是独行者,一个难度中等偏下的佣兵任务或一个较为稀有的材料也足够让他在条件还可以的酒吧挥霍一个星期了,极少有人会来酒吧当一个服务生。”男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指着陈果右手手腕上手链镶着的一颗圆形的金绿宝石,笑道:“还是个枪炮师,等级不低。”

“算你眼睛比较尖。你也是「签令者」?哪个佣兵团退役的?”

“……以前是,现在吗……不是。”男子对手哈了口气,边搓手边回答道,“至于佣兵团嘛……我说我是叶秋你信吗?”

“……我说我是苏沐橙你信吗?”陈果反问道,“对了,你的「战魂」……”

“……送人了。”

“……很舍不得吧?”

“……嗯,毕竟是十年的搭档了。”

“十年!”陈果惊讶,十年前就成为了签令者,这个人是开荒一代的!“对了!忘记问你的名字了!”

“叶修,我叫叶修。”

“叶——修,和「斗神」叶秋名字好像啊……我说,”陈果找了把椅子坐在了叶修旁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不会是因为崇拜叶秋所以改的名字吧?”

“……不是 ”叶修无奈的笑了笑。

“……”

酒吧顿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陈果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叶修说道:“哎呀!聊着聊着竟然忘记领你去看住的地方!走,我带你去!”

“好嘞老板娘!”



陈果一脸尴尬地站着叶修即将要住的地方,这个地方比起宿舍它更像一个充满了杂货的杂物间,各种杂物堆积在一侧,在另一侧则是一张破旧的小床。整间屋子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勉强能看到外面的景色。

“呃……抱歉”陈果一脸抱歉的对着叶修说道,“你看到的那个招人告示是很久以前的的了,员工宿舍的住满了,能住的地方只有这个了……”

“没事。”叶修回答道,“这已经很好了,还有张床。”

“果然是佣兵团的吗?”陈果心里想道,同时对叶修喊道:“既然可以就和我去拿被子吧!”

“好嘞老板娘!”


—————————————————————

“好吧好吧,我听你们的。”在嘉世主城的东方,一片枫树林里,一个有些年轻的声音从树林中的小屋传来,带着些许不耐烦。

“那就好……不过……‘一叶之秋’虽说与叶秋解除契约,有些虚弱,但毕竟是个一流的战魂,与它签订契约,难免有些麻烦 ,不如……我留着这里帮助你一下……”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这……”

“怎么?刘总管不相信我的能力?”

“不不不,但……”

“那就回去吧,我既然要继承「斗神」的名号,那我自然要胜过叶秋,叶秋能做到,那我自然也能做到。”

“……那我先回去禀告城主了。”

“慢走,不送。”

刘皓快步走出了这片树林,小声地骂道:“傲什么傲,说白了不就是陶轩的一个新的利用工具,有什么好神气的,切……”





“……你真打算签订主仆契约吗?”刘皓走后,一叶之秋显现出身形,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在冬天却依旧一片火红的枫树林,开口问道。

“如果我真打算这么做,你会同意吗?”孙翔坐在椅子上,观赏着手中菱形的、带着神秘花纹的青金石,有些随意地问道。

“我不同意,但又能怎样……”

“你不同意,这就够了。”

“……嗯?”

“我并不打算签订主仆契约。”

“……你不打算?”一叶之秋有些惊讶。

“嗯!”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嗯……”孙翔有些犯愁地挠了挠头,“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理由,硬要说的话……只是不想输给叶秋吧……我要向荣耀大陆证明我有资格成为「斗神」,我有资格继承「一叶之秋」!叶秋都没有和你签订主仆契约,我为什么要签?我要和他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哪怕他堕落成「恶」也一样。所以,”孙翔把手伸了过去,“要签契约吗,平等的?”

一叶之秋愣了一下,仿佛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过了一会,他轻声说道:“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呢。”

“嗯?”

“……没什么。契约吗……”

一叶之秋同样把手伸了过去,“可以,不过……先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驾驭我的能力。”一边说着,一边思绪却回到了很久以前。



“我一定会打败你,成为大陆第一的战斗法师!”

“少年很有志向啊!”那人笑了笑,将手中漆黑的战矛扔向少年,“诺,拿着。”

“……什么意思?”

“借你的。毕竟你原本是个狂战士,半路出家,总是很麻烦。当然,只是借你,下次见面要还的。”

“……谢了。”






“还真是,一样呢。”一叶之秋轻叹道。

—————————————————————

“十年了啊……”

“嗯?什么十年?”陈果一脸疑惑地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当签令者有十年了,突然不当有些不习惯。”

“十年?!”

“嗯。”叶修边说边拿出一根烟,叼在嘴边刚要点燃,却被陈果抢走了打火机。

“本酒吧明文规定,不许在酒吧里吸烟,”陈果敲了敲刻着禁烟标志的金属牌,“要抽烟去吸烟区或者到外面去抽。”

“还有这规定?!”

“嗯!”

“好吧……”叶修看了眼烟雾缭绕的吸烟区,思考了三秒决定还是去外面抽。




“呼……”叶修长吐了一口气,手指间夹着正在抽的烟,望了一眼嘉世主城东面那片火红的枫树林,摇了摇头,随即将目光转向南方。

“……换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



开头实际上就是塔罗牌上刻的文字啦~( ̄▽ ̄~)~

下一篇产出困难中_(:з」∠)_

如果勤快的话可能前传会在每个人生日的时候发出对应的前传,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_(:з」∠)_

看全文请点下面的tag哦(´-ω-`)

2018,生日快乐(/≧▽≦/)

那人陪着落叶来,舞一杆却邪,笑一声知秋;
那人踏着雪夜来,持一把千机,闯一区山林;
那人带着清风来,问一句君好,叹一遍莫笑;
那人迎着微光来,领一队新者,搏一次荣耀。

恭喜,小队长,三连冠(๑•̀ㅂ•́)و✧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以及,生日快乐(/≧▽≦/)

(叶秋也要生日快乐哦(´-ω-`))

(一个不是很会说话的粉丝留)

(_(:з」∠)_)